{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火车卧铺上的十几个小时

火车卧铺上的十几个小时 火车继续飞驰着。  也不知道刚才经历了多久,外面还是黑的,离早晨开灯还有几个小时,距离火车到站还有十几个小时。  他在卧铺上笑道:你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屄里的精子都把我卧铺打湿了。  我瞟了他一眼,嗔道:那还不是让你给射的。他这时站起来,对我笑道:来,继续。说着,抱起..

车上精液的味道

车上精液的味道 也许路过的客车中,有一些车辆上的人也看到了这个场景,一个长相十分漂亮的女孩,嘴里插着一根男人的鸡巴,鸡巴在美丽女孩的嘴中快速的抽插着。  男人又看着我精致美丽的脸,说我的五官很好看,眼睛大大的特别可爱,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嘴巴小小的粉红粉红的,让男人看了就想把鸡巴插进我的口中..

跟K姐的车震记录

跟K姐的车震记录 今年4月份,去潍坊出差一段时间。夜里天气稍微有点凉,忙了两天就闲下来了,没事的时候开始漫无目的的搜附近的人。断断续续的通过了几个,本来也没打算能约到,基本上来就问约不,不约就删。然后碰到了K姐,之所以叫K姐,是以为K姐口的特!别!棒!!!K姐挺有意思,一口回绝不约,但是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