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包夜从车震开始

包夜从车震开始   我今年32岁,搞过的女人也不知多少个了,因为工作和没有结婚的原因,在每个城市待不了多久。找的大多数是做鸡的,其实她们也很空虚,对她们来讲没有真正的做爱。这是脱掉裤子让人插进来。几分钟的事情而已,她们也渴望得到一个男人和他们真正做爱,我找他们一般略带有感情,做起来才有激情。..

头等舱内的我们

头等舱内的我们  妈妈原本是要离开台湾去外地拍广告的,当然我也会陪着妈妈一起顺便旅游下,却接到一个重要消息,打消我们母子的全部计划,奶奶莫妮卡的父亲病危,希望奶奶赶去纽约见最后一面,结果就是我们一起飞往美国。  奶奶的修为也稳定下来,此时我们四人就在头等舱内,我和妈妈还有奶奶外,加上吸血鬼女..

我的公车痴汉爱好者

我的公车痴汉爱好者   本人一直就是公交车痴汉的爱好者,从高中时代无意中手臂接触一位少女柔软的胸部开始,大学里中断了几年,因为不常挤公交,去深圳打工后每天挤公交车才逐渐上瘾,有很爽的时候,也有很尴尬迅速逃跑的时候,我一一道来。  先讲我这辈子印象最深刻,也最令人难忘的一次。那是2001年的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