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爱她的人还是她的脚
爱她的人还是她的脚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爱她的人还是她的脚 我和丹英去北京,其实是各办各的事,她为公,我为私。我们家计划在广西做了一个项目,恰好当地主政的以前在京里做过,一个以前的朋友帮我引荐一个他以前的老上级,从上往下好办事。想不到对方临时有事,只能耽搁几天再说。本来我想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好长时间没有和丹英两个人独处,可惜就这么错过。


  煎熬过好几天,直到丹英给我打电话,说她计划后天回来,我才决定,不管如何,先去北京再说。在二哥面前撒了个谎,我当天下午就飞到北京,北京的天气不错,天清云淡,在空中了望大地,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和向往。飞机还没有降落,我的心就已经飞到丹英的房间。想起就是在那个大厦,我和丹英的丝袜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也是那里,我和丹英开始最甜蜜的灵肉交流。一想到丹英的丝袜和摇曳生姿的胴体,我的下腹不禁热火中烧,肉棒硬硬地顶在裤裆上。我在座位上稍稍扭动身体,以给它更大的空间,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一路思念,一路情挑,这种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又想象得到的风情是最令人期待和让人躁动。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经历不断堵车、堵车、堵车,我终于来到这个让人情欲满溢的地方。办完入住手续,我先到房间放下行李,洗手洗脸,稍微清理一下,把自己收拾得干净些,顺便解解乏,我可不想满身旅途味地去见我的宝贝。


  我下楼找丹英,原以为丹英肯定会在房间等我,想不到不在,按门铃门不开,打手机也不接。门铃声,沉默,手机铃声,“您所拨打的手机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满心欢喜慢慢变成冷水泼头,我很失望,很生气,心想这个梅丹英到底在搞什么,我来了居然不在房间等我,电话也不接。生气的时间并不长,我联想到近一个月对她甜美蜜穴的冷落和她给我电话语气平淡背后的略微不满,我想她肯定是故意在耍小性子。可爱又可气的女子啊,无论年龄,她们总是更愿意从自己的喜好来考虑问题,而不在乎男人的理由是否真的合理。虽然前一阵因为郭姐的原因,有些冷落她,但是这次北京之行,我是真的想和她一起出发,过过幸福的两人世界,手牵手一起逛逛街,在床上相拥说说悄悄话,手掌和嘴唇享受和爱抚一下丹英鲜嫩媚惑的玉体。说到底,我是爱她的,她的容貌,她呼出的芬芳气息,她淑美姣好的身姿,都是如此地吸引我。在内心,我始终把她和妻子并列,甚至还高过妻子一点点。闭上眼,我能清晰看见自己心上深深刻着,“丹英,我爱你”。


  我沮丧地回到房间,一路还不断地给丹英拨着电话,没人接,没人接,还是没人接。满心的火焰犹如凉水泼头,一下子变得冰凉潮湿。所有的期待都变成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丹英会怎么做。这心情就象恋爱时第一次和妻子吵架,对着空气,不知道如何用力,不知道如何挽回美人的芳心。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已经完全变黑的天空,原处的大楼灯火闪烁。心情突然变得很是伤感,我拿过手机,写了几句短语,发给丹英。希望她能看见我这时的心情,那种爱她的心,那种拼命往坏处想,以为会失去她的疼。写完后,心情好了一些,才发现自己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大厦侧边有一家很好的湘菜馆,是我和丹英来北京常去的地方,我点了两个菜,主食是一份清汤面,风卷残云地吃完,才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至少肚子饱饱的,浑身舒畅,懒懒的,不是很想动。


  看着来往穿梭的服务小姐腿上厚厚的肉色长袜和绒面的平底鞋,内心的那一股淫思又被勾起来。尤其是刚过去的那一名带位小妹,金丝镶边的红色旗袍开衩直到臀根,走动间,隐约露出侧面的肉丝大腿,曲线是多么柔和,小腿来回摆动,肉丝包裹的小腿肚在明亮的大灯下毫纤毕现,说不出的柔滑粉嫩,还有8公分以上高度的红色浅口高跟鞋,绒面的鞋面上交叉着两条细细的鞋带,柔美高跟上方缠着一圈闪亮的金边,衬托得小妹高翘的肉丝足背高贵而艳丽。咔嗒,咔嗒,小妹脚上性感高跟鞋每一次击打地面,都象直接击打在我的耳膜,狠狠震动我的心。我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小妹的丝足高跟,眼睛清楚地看到小妹每一步丝足的踏动,脚踝处的肉丝随着脚步出现些许短短的皱纹,消失,又出现,消失,又出现。脚踝上的丝袜不断地扭动,拉直,扭动,拉直,我的目光仿佛如同有形的手穿过这噪杂的空间,在小妹性感的肉丝脚踝上抚摸。


  我贪婪地注视着美丽的女孩,象山林中伺机而动的野兽,躲在乱草下盯着让自己垂涎欲滴的猎物,肉棒已经不争气地高高翘起,顶着内裤,GT前端明显已经分泌点点液体,沾得前面潮潮的。咔嗒,咔嗒,小妹转身往回走,脸上带着笑,目光的焦点不知在哪里,好象在对我笑,又好象在对着每一个人。迎着青春靓丽地小妹,我没好意思继续死盯着看,只能装作不经意地眼神扫过小妹诱人的丝足足背,浅口高跟鞋让小妹大片的肉丝足背都裸露着,象一块鲜美馋人的日本豆腐,那么娇嫩那么晶莹,鞋帮上那一圈窄窄的金边更是衬托着这美足熠熠生辉,让我的目光流连忘返。这感觉仿佛就是在show场,坐在T型台下,放肆地凝视眼前的每一双高跟美足,渴望一口完全含进嘴里,嘴里含住一双,左手捏住一双,右手捏住一双,脸颊在贴住一双,鼻子埋在高跟玉足中间,拼命呼吸高跟丝足的馨香。咔嗒,咔嗒,美丽的小妹轻盈地走过我身旁,我禁不住慢慢扭头过去,一边看,一边慢慢吞咽舌下快要满溢的口水,真正的垂涎欲滴。包裹粉光致致肉丝的美腿,动摇心魂的嵌金丝边红色绒面高跟鞋,色狼就是这么被养成的。


  美人美足,让人大饱眼福。“唉,我的丹英啊,你现在哪里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呢?短信也不回,真是急死我啊?”我拿起手机,又给丹英写了几句短语,说我正在楼顶,你再不理我,我就从楼顶跳下去。发完,生怕她看不见,又给她打电话,让她的手机多响一阵子,然后才作罢。


  结完账,我慢慢往回走,一边走,一边不断看手机,担心嘈杂的声音掩盖住手机的铃声,担心自己错过丹英的来电或短信。可是等我回到房间,丹英还是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看着手里简单包装的几只玫瑰和百合,我无奈地苦笑,心想,看来这次是真的要好好向丹英道歉、挽回芳心。


  又过了好长时间,我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门铃突然响起,我象被人砍了一刀般,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也不穿鞋,直接冲到门口,打开房门。只见心爱的丹英正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脸上冷冷的,好似蒙着一层冬日的冰霜,一幅拒人千里的味道。只是手里提着两个打包盒不经意间暴露可人儿的小心思,可能是担心我没吃饭,就算不是,也是没回房间就直接先到我这里,我心里自我安慰道。我一把把丹英拉进门,关门,然后把她紧紧抱住,双手从外侧连同她的手一起熊抱在内。“丹英,你去哪里?想死我,手机也不接,短信也不回。”我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双手紧紧地抱住,好象生怕一松手丹英会立时从眼前消失。


  丹英用力后仰,然后上下仔细打量我的脸,黑丝眼镜后面俏丽的凤眼来回扫视,似乎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物件。半晌,丹英才说:“看不出,看不出你哪里想死我了。”说话间,丹英吐出那种熟悉的芬芳让我的大脑一阵眩晕,我闭上眼,大大地深吸一口气,生怕浪费这迷人的气息。我闭上眼,装作享受的模样,没有回答,双手却抱丹英更紧,让自己稍稍立起的肉棒紧紧贴在丹英小腹上。


  “嗨,跟你说话呢。”丹英嗔怒地用右手在我腰上掐了一把。“再不说话,我走啦。”


  “哎呀,好疼,”我松开手,一手搭在丹英的后背,一手使劲揉着腰,“宝贝,我错了,饶了我吧,你再不回来,我就真不知道怎么办啦。难道真要我从**大厦楼顶跳下去,你才相信?”我尽量把声音放缓,用万分诚恳地语气轻声说道,“我也想早点来,真的,但是公司最近事情实在多,你也知道的。来北京总得找个理由啊。”


  “那你现在怎么又找得到理由啦?每次都是,让你出来总是推三阻四,在公司也只一心忙着开会处理公务,是不是厌烦人家?”丹英说着,头别过一边,眼圈稍稍有些红。


  “不会,怎么会,宝贝,我最爱的宝贝,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刚才给你发的短信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如果你不理我,我真的会去死。我爱你,丹英,真的,狠狠地爱着你。希望每天都可以和你在一起,就象这样,搂着你,宠着你,就算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看着你,陪在你身旁,也能得到人生最大的快乐。


  ”丹英穿上高跟鞋后,比我略矮一点,我现在这样双手拢在她的双肩,几乎是平视着她的眼睛。戴着细边黑丝眼镜的丹英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在我眼中,她就是举世无双的绝色。


  我用力拌着丹英的双肩,柔滑的仿缎面小西装手感舒适,入手丝滑,我看着丹英的眼镜,看着她慢慢转过目光,和我对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厌烦,对于我的宝贝,我的丹英,我怎么可能和厌烦两个字沾边。什么叫宝贝,就是我内心最珍贵的,让好好珍藏,让我双手抱紧,死也不放手的人,就是你,丹英你是我的宝贝。其实,我是多么希望独占你,每次看到你下班回家,回到你那个家,和你老公在一起,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那已经不仅仅是吃醋,有时我都有想杀了你老公,把你完全抢过来,和我一起生活。但我知道这不可能,何况我又放不下我老婆。你别生气,我爱你和爱我老婆是一样,全心全意地爱,我可以对天发誓。”说着,我就要作势发誓,“如果丹英不相信我,我可以发一个最最毒辣的誓……”


  丹英看着我,目光柔软许多,“人家才说一句,你就喋喋不休说这么多,谁要听你发誓。还说要独占,真想独占,平时就多陪我一会,前阵子人家周六值班,你都不知道跑哪去,短信都不回,还有脸说我不回。”说着,用手在我脸边轻拍,象对待小孩般说道“坏蛋。要被你气死。本来都不打算告诉你回去的日子,让你一个人在北京。也让你尝尝没人理的滋味。”


  看见丹英这样,我心中暗喜,知道大功告成。我抱着丹英,往桌边挪动几步,拿起那束花,举两人之间,然后单膝跪地,双手举花,抬头看着丹英,恬着脸说:


  “我最爱慕最高贵的女王陛下,请您接受奴才对您最深挚的爱意!”。


  丹英没接花,用左手背掩在嘴边,扭转身,轻轻笑着,一边用右手指着我,脸上写满开心。“太监总管,哈,哈,跪着,别起来,永远跪着……,哈,真的好象……”。


  我很尴尬,自己也感觉有点滑稽,做过头,好象电视剧里的太监的确是这么一副奴才相。不过丹英现在笑容满面的样子真是美,美目里满是笑意,更加俏丽,尤其是耳后的几缕发丝浮垂到脸颊,好美,让我心动不已。


  丹英笑过一阵,看我总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笑着接过花,然后问:“看什么?没见过女王笑?大总管,是不是还要匍匐在下面,亲吻女王的脚啊。哈,哈,啊,不要,……”不等丹英说完,我顺势匍匐在地,一手撑在丹英的脚侧,一手握住丹英的脚踝,嘴唇轻轻落在她黑丝包裹的脚面,亲吻了几下。我心想,“等你就是你这句话,不但是美脚,你身体的每一寸,我都想细细亲吻和品尝”。


  丹英今天穿着一双亚光漆皮的黑色波点高跟鞋,至少8cm高的高跟鞋除了鞋跟,均匀地分布着白色的小圆点,让原本单调的黑色瞬间生动起来。丹英的美足就倾斜着站立在性感的黑色波点高跟鞋内,倾斜的角度让足面与小腿正面连接一体,无形又拉长小腿的视觉长度,也让丹英娇媚的美足足面有了更大的展示空间,完美的暴露。


  丹英柔美的脚上穿着两层丝袜,外层是我最喜欢的、极薄极透明的黑色玻璃丝裤袜,这种玻璃丝袜,袜子弹性差,导致行走中袜身各处不断出现一皱一折,恰恰是这种不经意的皱褶,让丹英的美腿流露出一种娇弱的性感,让我生出更加怜惜的爱意。里面的我猜是肉色保暖型天鹅绒裤袜。手掌搓动,外层的玻璃丝黑丝袜和内层的丝袜错动,黑丝长袜表面被皱起一道道低矮的黑丝波浪,通透晶莹,勾人心魂,内层的肉色长袜紧紧绷在丹英柔美的小腿上,犹如天然长成一般,写不完的娇美和性感。


  我贴着丹英的足背,轻轻地亲着,闻到美足脚香、高跟鞋皮革香混合着尘土的味道,熟悉的性感气息让我的肉棒迅速膨胀,情欲一下子冲上大脑。我站起身,不由丹英分说,把她抱到床上,撩起她灰色的过膝长裙,把她的一只脚高高举起,脱掉她性感的黑色波点高跟鞋,然后把她的脚尖放到自己的嘴边。好香啊,丝袜包裹的足香,带着潮湿的味道一下子占据我的嗅觉神经,大脑神经随着一波波甜美的嗅觉信号开始陶醉,那种快乐和微醺的美好,让我一下子忘掉所有,只能感受到手心里紧握着丹英的黑丝美足。


  因为被我举着丝足,丹英无助地躺在床上,手也够不到我,开始还说几句意图阻止和反抗的话,身体扭动几下想要摆脱我的魔爪,后来足尖被我含住,心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被我这么玩弄和品尝丝足,索性放弃抵抗。


  丹英双目紧闭,修剪整齐的长睫毛羞涩地搭在淡淡的眼影上,心里甜滋滋、痒酥酥,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特别是丝脚前端被一个温暖的口腔包裹,还有一个烫烫软软的东西在上面划来划去,丹英感觉骚痒难耐的滋味慢慢从脚部爬到私处,身体禁不住左右轻轻扭动,就象一条勾人的美女蛇。


  我含住丹英的原味丝足,一边用舌头品味丝足香艳的滋味,一边欣赏丹英性感的脚面,丹英的丝足在灯光下玲珑剔透、纤美如水,后面的小腿柔润修长,与丝足一样美艳夺目。我抓起丹英另一只穿着黑色玻璃丝长袜和黑色漆皮波点高跟鞋的美腿,因为两条美腿都被举起,丹英的灰色长裙顺势褪到臀根,露出丰嫩的黑丝美臀,透过轻薄黑丝,饱满的两瓣美臀微微上翘,显得娇嫩欲滴,和口中的美味丝足一样令我垂涎三尺。


  两条美腿高举,长裙滑下,丹英害羞地紧闭双眼,脸上嫣红诱人,露出含娇带怯的表情,好一幅羞羞答答、娇媚无限的春宫图画。黑色漆皮高跟鞋的鞋跟又高又细,紧紧包裹在丹英的黑丝美脚上,黑色加黑色,神秘而诱惑,另一支去除黑色高跟鞋的美足被黑色水晶丝袜包裹,脚指微微上翘,脚尖前的丝袜已经被我的口水完全湿透,折射出晶莹的光泽,显得万分性感诱惑。


  我转头亲上丹英穿着黑色漆皮波点高跟鞋的美足,亲吻高跟鞋浅口部位,同时亲着丹英的足面和高跟鞋的鞋面,滑腻的美足足背和冰凉光润的高跟鞋,带着丝丝尘土的气息,更能让我癫狂。我先是用嘴唇亲吻,再是用舌头舔弄,直到那一只美脚的脚背也被我舔得湿漉漉。沾上口水的丝袜变得愈发细腻,近乎全透明。


  “丹英,你的脚真的好美啊。可以让我疯狂。喜欢丹英穿着水晶丝袜的美足,喜欢丹英里面秀美白嫩的美脚。丹英的美脚,真是极品,捏在手里柔若无骨,滑若凝脂,丰润晶莹,真是极品美足。”我一边赞美,一边慢慢放下丹英的丝足。


  “乱说,女人的脚还不是差不多。你就是恋足。”一边说,挣脱我的魔爪,丹英就站起身来,一边整理穿上歪倒在一边的高跟鞋,一边下拉自己的裙子。“看看,都皱了,明天还要穿呢。都怨你。”丹英嗔怪道。


  “我就是恋足,只是我只恋宝贝的脚,只爱宝贝的脚,只喜欢亲她,爱她,只愿意含住丹英宝贝的丝足。丹英,你是不知道,你的丝足对我有多大的魔力,尤其是刚穿了一天的原味丝足,那种馨香,也只有丹英你能穿得出来。”我双手拉住丹英的双手,很认真的对她说。“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爱上你,就是那次你穿那双白色的简款凉鞋,露出你秀美的脚趾,两根细细的系带就轻轻地搭在上面,你把一只脚伸在前面,看着自己的材料,完全不理会我在旁边口水直流,当时我真的好兴奋,心跳得非常利害,喜欢看,却又担心被你发现,紧张而刺激。那种诱惑,我永远不会忘记。”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老实说,我都忘记你说的是什么时候,不过那双鞋子倒有印象,应该还在,那双可是平跟的,你不是喜欢我穿高跟吗。”丹英看着我,说道。


  “只要是丹英你的,我都喜欢,特别喜欢拿起你贴身穿过衣物的感觉,手感轻薄,放在鼻尖,更是销魂荡魄,让我迷醉。爱死宝贝。”我一边说,一边故意闭上眼睛,装作陶醉的模样。


  “别说了,别说了。人家不好意思。”丹英紧搂住我,把头藏在我的肩上,火烫的脸,这温度,我感觉得到。


  我向后拿过丹英的双手,四手紧握,然后一起反转到她身后,用力把她贴在自己身上,“喜欢,就是喜欢,那种甜蜜的感觉,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就象现在,抱着丹英,紧紧贴着,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停在这一刻,我们两个不再分开,让我们俩的心保持在最近的距离,让他们看着彼此,一起跳动,让我们的身体靠的最近,一起呼吸,空气一会在你的身体,一会进入我的身体。我身体的磁场合并丹英的磁场,我们就是一体,我们已经合二为一。”


  我的脸小心翼翼地在丹英脸上摩擦,生怕自己的胡子把她刮疼,破坏这美好得令人入睡的意境。丹英不再说话,闭上双眼,呼出的气息打在我脸上,馨香、温暖和规律。


  慢慢地,我也闭起眼睛,停止摩擦,享受这浓郁的爱,任凭这甜蜜的爱情包围我俩,开放自己的心扉,全身心地感受丹英身体里的每一次脉动、每一次呼吸,忘记身份,忘记性爱,和丹英一起,把身体融化在这房间,从此混合,永不分离。

【完】